第一章 送别

“陆冰,对不起,这条路我没法再陪你走下去……”

黑暗中,陆冰双手抱膝如同一个受伤的孩子般蜷缩在角落里,他不知道自己在角落里待了多久,只是脑海中一直浮现出三日前徐雅言盈满泪水的面庞和那句让他如坠寒冰的道歉。

“滴答滴答”,时间在钟摆声中悄然流逝。窗外的鸦雀叽叽喳喳的开始了新一轮的歌唱,熹微的晨光透过缝隙洒进狭小的屋里,给这个繁乱的小屋带来些许生气。

“叮叮叮,叮叮叮……”闹铃划破了小屋内寂静的空气。

“五点了……“陆冰语气复杂的喃喃道,伸出手有些粗暴的关掉了身旁的闹钟。“咚”在收回手的时候,闹钟旁的相框被带到了地上,相框玻璃碎了一地。

借着些微亮光,陆冰望着玻璃渣中那张两人的合照,不禁有些呆了。

自十一岁成为搭档起,他们已经一起走过六个春秋。这六年中,他们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向着梦想的舞台拼命练习。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前,两人以一曲罗密欧与朱丽叶在世界级的双人滑比赛中崭露头角。

三个月前,在两人势头正盛之时,徐雅言右脚旧伤复发,医生说她的伤需要长时间的治疗。他原以为他只要安静的等着她伤愈便好,只是他没有想到他等来的是她退役的选择。

他不懂,六年的时光,六年的梦想,六年的坚持,徐雅言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抛下!

收回思绪,陆冰小心翼翼的从玻璃渣中将两人的合照捡了起来,轻轻的抚了抚。照片中他和她穿着比赛服,含泪笑着捧着他们人生中第一个双人滑的全国冠军奖杯。

那时他们约定要一起登上冬奥会双人滑的最高领奖台,只是他不曾想她竟然失约了!

陆冰站起身走到窗边,迎面而来的夏风带来些微凉意,望着手中的照片,他无奈的笑了笑。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无论他怎么不想接受现实,再过五小时,徐雅言就要乘飞机离开B市了,他和她的花滑故事即将画上一个休止符。

B市国际机场的机场大厅,徐雅言静静的坐在等候区,手中紧紧攥着自己的手机。她双眉微蹙,呆呆地望着屏幕上那一串熟悉的数字,她的手一直放在拨号键的上方,但她就是没有勇气拨通电话。

自三年前他们第一次拿到双人滑的全国冠军开始,他们的舞台日益变大,关注度越来越高,身上的压力也逐年增加。陆冰是天生的舞者,他拥有令人所有花滑运动员艳羡的柔软度、跳跃力、爆发力、对音乐的感悟力以及匀称的身材,但是她却更像在泥潭中挣扎的丑小鸭!

她承认伤病是她逃避现实的借口,只是她累了,她真的累了!这两年,为了追上陆冰前进的脚步,她没日没夜的练习,可她越是努力就越能感受到自己的极限以及自己的无力。

一想起三日前,陆冰那不可置信的受伤的神情,徐雅言心有愧疚却无可奈何。当初是她把他拉入了双人滑的项目,现在她却自私的逃走了!

道歉总是苍白而无力的,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