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回 一万个不服气

再说云娇回了院子,取了茶饼给秦南风,又送他去了书房。

二人一路说说笑笑,倒也融洽。

不过秦南风一直逗云娇,免不得又挨她两下。

但她这点力气,秦南风哪放在眼中?

秦南风去了书房后不久,便告辞了,其余的人也都走了。

云娇便领着吉雅茹同孙秀娥一道回了翩跹馆。

钱姨娘许久不曾见姨侄女,自然欢喜的紧,拉着吉雅茹不撒手,硬是闲话家常到了深更半夜。

若不是云娇在一旁催促着,怕是几人要一道聊到大天亮。

院子里是有客房的。

可吉雅茹说要同小时候一般,同云娇睡到一处。

云娇想了想,也不好叫孙秀娥一人去睡客房。

再说,她如今也不喜欢挨着旁人睡。

便开口道:“孙姊姊,不如你也同我一道去睡吧?”

“这……不好吧?”孙秀娥便是普通农户家的女儿。

何时住过这般富丽堂皇的屋子?

虽说云娇的屋子在把府来说,并不是最好的,可以孙秀娥的眼界,这便是她所见过的屋子当中顶好的了。

她有些自惭形秽,觉得自个儿配不上这般好的屋子。

“有甚的不好的。”云娇拉过她的手:“这屋子本就是给人睡的,哪个睡不是一般?”

“那……那好吧。”孙秀娥心中也还是有些想住的。

三人一道进了屋子。

“我床小,你们别嫌弃。”云娇说着拉开床上的锦被:“今朝你们便睡在床上,我睡在榻上。”

“不……这不好。”孙秀娥连忙摆手,主动道:“怎能叫你睡在榻上,你们姊妹二人睡在床上,还能说些知心话,我睡在榻上吧。”

“不用。”云娇推着她在床上坐下:“你们是客人,快睡吧,别再推辞了,再说下去天都要亮了。”

“秀娥,你不要太客气了,云娇是我妹妹,不是外头人,快些洗了睡吧。”吉雅茹倒是不曾客气,一边劝告一边宽衣。

孙秀娥这才算是答应了。

蒹葭同黄菊一道打了热水来,三人洗了便熄了蜡,各自躺下了。

蒹葭出了门,神色倒是自然。

黄菊却是不大高兴,连关门声都重了些。

“你怎了?”蒹葭就着月光,瞧出她的不对,不由奇怪的问道。

“咱家姑娘也太好说话了。”黄菊闷闷的道:“怎的自个儿睡榻上,叫她们二人睡在床上?这两人也是,院子里头又不是没得客房,偏生要挤到姑娘房中去睡。”

“这是姑娘的待客之道。”蒹葭笑着道:“这也没得甚的,姑娘那榻软的很,比躺在床上还舒服呢。

姨姑娘同我们姑娘一道长大,情谊自然非比寻常,姑娘这般,也不奇怪。”

她只当黄菊是心疼姑娘,便解释了一番。

“姨姑娘也就罢了,那孙秀娥算个什么东西?”黄菊有些气呼呼的道:“凭她,也能沾我们姑娘的床?”

不过是个庄户人家的姑娘,同她一般,孙秀娥若是睡得,那她也睡得。

“那不是因着孙姑娘是姨姑娘的朋友吗?”蒹葭拉了她一把:“行了行了,我瞧你是气不顺,瞧甚的都不顺眼。

你快些去睡吧,门口我守着便是。”

黄菊也不推辞,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