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2

坤宁宫偏殿,孟桑榆歪周武帝怀中,手里拿着一把小剪子,修剪一尊青松盆栽。她左右看了看,剪下一枝多余的树杈,放到周武帝摊开的掌里。装载垃圾的竹篮就手边,她却极为惫懒,竟不肯多伸出去一寸。

周武帝斜躺她身后,悠闲的阅读一本诗集,待掌心满了便顺手丢进竹篮,来往数次,半点也不嫌烦。

“峥儿呢”孟桑榆喝了口茶,又将茶杯送到男嘴边,待他浅饮一口后问道。峥儿大名古寰峥,乃周武帝唯一的嫡子,孟皇后所出,今年三岁。

“跟二宝去御花园玩儿去了。”男眸光闪了闪,故作不经意的说道。

“嗯。”孟桑榆放心的点头,拉拉男衣袖,语带苦恼,“总觉得这棵松还少了点韵味,却又看不出哪里不好,觉得呢”

周武帝放下诗集,将盆栽前后左右转动几次,指着一根枝杈道,“这一簇有些多余,剪去后方可显出青松的劲瘦之美。”

“不会啊,若剪去,岂不是显得这里很空”孟桑榆用剪刀比划了几次,迟迟不肯下手。

周武帝也不言语,直接夺过她的剪子将那簇枝杈剪去,然后转动盆栽展示。

“还真是啊”孟桑榆本有些微恼,眉毛都竖起来了,看见成品后立马露出讨好的笑容。

“竟然不相信该罚”周武帝搂住她纤瘦的腰肢,她柔嫩的脸颊上咬了一口。孟桑榆娇嗔的横他一眼,反咬回去,刚才还中规中矩的两转瞬就闹作一团,叫新进宫女看傻了眼。

都说帝后感情甚笃,堪比民间恩爱夫妻,见了真才知,传言到底不如现实来得震撼。

冯嬷嬷等老早已见怪不怪,镇定自若的将盆栽移走,免得两玩闹给弄砸了。就这时,一声软软糯糯的父皇、母后门口响起,令满面春风的周武帝立时僵住了。

他回头一看,果然见自家儿子艰难的跨过门槛,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古邵泽不是说峥儿跑去玩了吗怎么弄了一身的墨回来是不是又强迫他读书写字说过多少遍了,他还小,正该让他好好玩读书写字等到六岁也不迟”看见儿子沾满墨水的双手和小花猫一样的脸,孟桑榆立马下榻,将儿子拉进怀里好一番查看。

“五岁了怎么算小五岁都能背四书五经了”见媳妇有了儿子立即将自己抛到脑后,周武帝一边申诉一边怒瞪儿子一眼。

古寰峥像足了周武帝小的时候,一张包子脸和圆滚滚的大眼睛看上去十分可爱。他看看父皇又看看母后,上前拉住母后的衣摆,乖巧的说道,“母后,别怪父皇,是想要读书写字的。”

“峥儿真乖”横眉竖眼的孟桑榆看向儿子时立马换了一张笑意盈盈的慈母面孔。

“父皇说了,峥儿努力读书写字才能快点长大,等峥儿长大了,娶了媳妇,就让媳妇帮母后管理宫务,母后就能天天陪峥儿玩了”古寰峥眨眼,满脸期待。

孟桑榆的笑容凝固了,表情囧囧有神。儿子喂,被爹忽悠了知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呆萌呢

“傻瓜要玩母后现就陪玩,还小,连毛笔都拿不稳,别听父皇的。看这身衣服,母后都记不清它原本是什么颜色了”孟桑榆拉拉儿子黑魆魆的衣袖,满脸嫌弃。

古寰峥眼睛亮晶晶的,连连点头,小模样萌煞个。孟桑榆也不嫌儿子脏了,他的小花脸上狠狠亲了几口。

周武帝全身都泛出酸味,没好气的说道,“峥儿是未来的储君,身兼重任,及早开蒙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样纵容只会害了他。都说慈母多败儿,这个道理应该明白。”

孟桑榆不以为意,示威般儿子脸上又啃了一口。才三岁的孩子,什么都不懂的年纪就被扼杀了童年,她总觉得不忍,让儿子多玩一年也才四岁,耽搁不了什么。

周武帝浑身的酸味更浓,狠狠瞪了儿子一眼。古寰峥依偎进母后怀中,一脸委屈的开口,“母后,听说今年又要选秀了,选秀过后父皇就会疼新来的娘娘,不会疼咱们了,咱们还是去千佛山找皇祖母吧。母后不是说把这块布填上咱们就能出宫吗峥儿都填好了,母后快看。”

小包子献宝一样从怀里掏出一块明黄色绢布,摊开一看竟是孟桑榆收藏起来的那份空白圣旨,上面布满了歪歪扭扭的墨团,依稀可以看出之初,性本善等字眼,边上还留下几个小小的黑手印。

孟桑榆夺过绢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