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节:终于等到你了

如今二月刚过,乍暖还寒,一到夜里天气就更凉了。丝丝缕缕的冷风渗透门窗,侵袭入房屋内,罗千语本能地扯了扯身上的棉被,蜷缩着身体,抵御着外界的寒冷。这时就听身旁不远处传来微微的抽泣声,不用看也知道是姐姐罗千姿躲在被子里偷偷抹着眼泪。

“姐,你醒了?”罗千语欠着身子望向罗千姿蜷缩成一团的被子,这几天姐姐频繁地做噩梦,梦醒之后就开始一个人在被窝里哭。

闻声,罗千姿的被子一滞,然后一张惨白的俏脸便从被子一端露了出来,脖劲处那一道明显刺目的勒痕,让人看着无比揪心。

“姐,别再哭了。”罗千语赶紧安慰道:“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也不可再寻短见。人在做,天在看,那姓梁的早晚会遭报应的。”心中却在想着,其实他已经遭报应了,断子绝孙不能人道是不是对一个男人最大的报应?

罗千姿抹着泪摇摇头,“我都已经这样了还想什么,我是念着韩老伯,若不是因为我,他也不会……”

提起邻居韩老伯,罗千语也只能跟着无声叹气……

罗千语本已为自己上一辈子就算是个身子弱的了,三天两头的发烧感冒不说,上学时候的各项体能基本就没达标过。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这一世自己这身子似乎更加柔弱。

不仅如此,这一世她还有一个比自己更柔弱的妹妹。因此,身为罗家长子和长女的罗千鸿还有罗千姿,早早地便开始替爹娘分担重任。在松石镇这一对兄妹可是出了名的孝顺和能干,而且个个对弟妹呵护备至。

罗千姿之所以会上吊,是因为数日前二妹又病倒了。可她不知道待罗千语从昏厥中醒来的时候,身体里已经藏着一个现代的灵魂。为了筹钱给二妹治病,她把以前打好的络子拿到镇上的集市去卖,哪知道回来的时候,正碰上了镇上的花花太岁梁子龙。

这梁子龙是梁员外的长子,可谓恶贯满盈,坏事做尽,镇上的大姑娘小媳妇没少明着暗着地被他欺负。而且他早就对罗千姿垂涎三尺,只因碍着她有一个身具功夫又力大无比的哥哥,一时也没有机会下手。现在一看她落了单,便下流地上前**。罗千姿拼命反抗,无奈不是这花花太岁的对手,被他拖到了路旁的草垛里好一顿轻薄。好在被邻居韩老伯发现,提起棒子就往梁子龙的头上打。

韩老伯早年是军营中的人,只因战场上残了一条腿,这才在松石镇上住了下来。因与罗家住了邻居,又常得到罗千鸿的照顾,所幸就收了他为徒。平日师徒二人不是讲排兵布阵就是传授武艺,寒来暑往过去数年,二人名为实徒,实则却有父子感情。

可韩老伯就算会功夫,毕竟年老体弱还带着一条残腿。而且梁子龙身边一群随从不说,还有几个跟着拍马屁的来帮忙。韩老伯自然是好虎抵不过一群狼。等好心人跑去给罗千鸿送信时,韩老伯已经在罗千姿的尖叫声中被打得满身是伤,就连罗千姿也被梁子龙扯破了衣裳裤子,正坦胸露背瑟瑟发抖。

待罗千鸿提着棒子赶到时,吓得梁子龙带着那群人一溜烟地跑了。罗千鸿顾念吓傻的妹妹和重伤的师傅也就没追,脱了自己的衣服给妹妹披上,又找人抬着韩老伯,这才将他们带回了家。

可怜的罗千姿差点失了贞洁不说,韩老伯也因为年老体弱医治无效而死亡。罗千鸿气红了眼睛,提刀就去找那姓梁的算账。可梁家二老又是下跪又是磕头,又要出银两,就是不说出大儿子的下落。罗千鸿纵然气焰难平,可人人都知道梁子龙的姑父是县令,舅舅在州府当大官,所以告状这条路肯定行不通。

全家人在悲痛中安葬了韩老伯,罗千鸿指天起誓,一定要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